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我和我的经纪人收官真实细节展现职场共性引

时间:2020-01-22 浏览量:0次

《我和我的经纪人》收官 真实细节展现职场共性引发共鸣

近日,由腾讯视频出品、企鹅影视和日月星光联合制作的中国首档聚焦经纪公司的职场真人秀《我和我的经纪人》正式收官,节目有喜有悲,有欢笑有难过,艺人和经纪人最重要的就是沟通,他们说过很多话语,有的是玩笑话,有的是琐事,也有一些是让人比较有感触的语句,有些是值得深思的语句。  《我和我的经纪人》开播当日播出才一个小时,收视率就已经破四百万。而其中出境次数最多的杨天真(杨思维,壹心娱乐创始合伙人兼CEO)。

也因为在开会时候,直接果敢的指出旗下艺人所在问题,朱亚文定位不清晰,张雨绮商业问询停止,白宇经纪人能力不够,乔欣面临解约问题,而被赞中国好老板,很真实!

日月星光传媒董事长易骅曾透露,我们去腾讯提案的时候,大家形成两派意见,一派认为经纪公司的工作就是要把艺人最好的一面呈现给观众,很难拍出真实感。另一派觉得,在这里面会有更多行业的洞察,和时代的共性。这个项目从研发到播完花了两年多时间,很多东西是我们跟腾讯讨论、碰撞中聊出来的。曾在2017年,易骅团队和爱奇艺联合推出《男子甜品俱乐部》,并担任这档明星创意类美食真人秀节目的总制作人。今年,易骅聚焦经纪人这一职业领域,再度和腾讯视频合作推出职场真人秀《我和我的经纪人》,将娱乐行业的日常呈现在大众面前,真实记录明星艺人和经纪人的关系以及他们在职业发展中面临的挑战与抉择,展现都市职场环境与当代职场青年形成共鸣,打造发人深省的职场教科书。易骅说,最早并没有想那么深。一开始更多定位在明星内容,后来才转为更多是素人内容,因为素人内容才有共性。同时,我们的思考也随着市场环境、年轻人工作状态的变化而变化。

最后一期节目中,琪仔在准备白宇的生日会,那是琪仔第一次做,她有很多困难。琪仔去向杨天真汇报工作,琪仔准备了很多东西,然后琪仔说通过现在现有的所有的项目,我们分析,说实话我们很难达到我们这个目标。杨天真就反问,很难达到,为什么要定这个目标呢,然后说了上面的两句话。

不只是娱乐圈,普通人也一样,许多人都会定目标。怎么定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如果想要做的事情很容易达到,就没必要定目标了。如果一件事情可能费尽全力、穷极一生都达不到,这个目标和没有定也差不多,比如说一个没有雄厚背景、月薪几千的普通工薪族,一开口说自己的目标是挣它一个亿,那这个目标基本上就没有必要定了,实在太理想化了,没有可执行性。

琪仔向杨天真汇报工作时,工作被杨老板打回,杨老板说不满意,琪仔接话说自己也不满意。然后杨老板就说了上面这句话。

为了张雨绮的事情,筱雅约杨天真在户外聊天,杨天真指出筱雅缺乏说真话的勇气,筱雅则说自己说的都是真话,杨老板就明确指出你的真话是被你修饰过的。,筱雅认为张雨绮已经感受到了,但杨老板直接说出上面这句话。

朱亚文、一娃、白宇、琪仔等人聚餐吃饭,过程中一娃提到节目的剧照出来了,然后朱亚文看过后就想到修图的事情,朱亚文不喜欢修图,觉得展现的状态不真实。就算疲惫、状态不好、暴瘦、有黑眼圈,那也是干活累的,不修图的状态才是最真实的。

就是杨天真的客户们,比如白宇、朱亚文、张雨绮、乔欣、欧阳娜娜、赵又廷、春夏、壹加壹少年等,曝光量和知名度提升了不少。白宇、朱亚文巩固了事业和曝光量;张雨绮也从半年前的无戏可拍,到已经进组跟潘粤明合作拍摄电视剧《鬼吹灯之龙岭迷窟》;乔欣也从之前的小透明,到现在机场有大量粉丝接机的当红女星;赵又廷闲暇的时间做公益,更多的时候陪伴待产的爱妻高圆圆,明年要复工拍摄一部好莱坞大片;而壹心壹加壹的新人们,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曝光,牛超的舞蹈功底,俞彬的唱功,余承恩的干净气质,陈泽也进组开拍了《全世界最好的你》。

《我和我的经纪人》对于杨天真和她的公司是益处大于弊端的,几次负面也都很快被公关,友们已经逐渐忘却,反而看到了一支充满狼性、蒸蒸日上的经纪公司。

节目中,每一家经纪公司都有其独特的经营理念和工作方式,而壹心娱乐对艺人和经纪人职业性、专业性的强调,对才华与努力的要求打动了团队。李笑告诉影视产业观察,团队在壹心娱乐进行了半年的实地调研,他们给了我们很大的开放度和支持度,所有的导演每天跟着经纪人上下班,与超过一半的员工进行一对一面谈,与其旗下几乎所有艺人沟通交流。

通过前期细致的实地调研,节目团队对这一切口更加充满信心。他们在职场上遇到的一些困境,我们能够感同身受,大家也能感受到,所以我们觉得它成立了。李笑表示,艺人和经纪人能引发大众共鸣的职场属性,双方合作的信赖度和适配度,使得《我和我的经纪人》终于应运而生。

制片人朱玲介绍,艺人和经纪人的工作日常首次呈现在职场真人秀当中,无疑带给了观众惊喜。然而大众对娱乐产业,对艺人和经纪人表现的真实感存在天然戒心,进而使得节目向用户传递真实感的难度大大提升。常规真人秀一季拍摄周期基本上保持在20、30天,而《经纪人》从年初开机拍摄,直到4月30日第七期节目上线后才正式杀青,实际拍摄时长超过80天,这已经达到真人秀的极致,在行业内极为少见。朱玲曾于2011年至2012年连续两年担任深圳卫视《年代秀》主编,13年担任深圳卫视《男左女右》主编,16年担任腾讯视频《看你往哪跑》总导演,江苏卫视《非凡搭档》制片人、总导演。

拍摄周期与播出周期的高度重叠,让观众在节目中看到了许多与现实成互文关系的事件,比如朱亚文谈及出演《奔跑吧》的心情、琪仔筹备白宇生日会,从策划方案到生日会举办,再到活动后的复盘等幕后工作的呈现、张雨绮和经纪团队如何在左右权衡后接下新戏《鬼吹灯》、壹心壹加壹的新人为参加《创造营2019》准备表演曲目等,这些具有时效性的内容揭示了娱乐经纪行业后台运转的方式,进一步增强了节目的真实感。

当影视产业观察把这一问题抛给李笑时,她坦言一切内容都是以真实为原则,节目拍摄的对象是一家在实际经营中的经纪公司,所有内容都是由客观存在于现实情境的事件构成,团队所做的只是从适合节目化呈现的角度去挑选事件,节目中的事件不是我们策划出来的,我们不会去刻意安排事件,因为当事人如果没有原动力,后续的呈现都会出问题。

例如欧阳娜娜去时尚部体验实习生这一事件背后看似不可思议,但实则是对时尚穿搭有浓厚兴趣的欧阳娜娜跟公司多次表达过这一诉求。从给每个人设计造型、借服装,到进入拍摄现场之后跟工作人员沟通、为艺人调整服装细节等,欧阳娜娜都亲力亲为,如果不是源自内心强烈的诉求,她不会有这样全情投入的状态。

而张雨绮体验助理的契机,则是因为收到了类似题材电视剧的邀约,再加上公司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实现她的换位思考。李笑表示,一定是基于当事人有这个欲望,她想做这件事情,我们能做的只是顺水推舟。至于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最后结果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是真的希望看到他们本身是什么样子的。这些客观存在于现实情境中、在当事人原动力驱动下所发生的事件,构成了节目戏剧性看点的来源。

《我和我的经纪人》第一季引发了广泛讨论的另一个要点在于它对于职场真实关系与状态的折射。节目中呈现了朱亚文、张雨绮、白宇、春夏、欧阳娜娜、乔欣、赵又廷、壹心壹加壹新人与经纪人的八组人物关系,分别对应着职场新人、瓶颈期、转折点等职场不同阶段以及不同的相处模式。

突然心绞痛怎么办
常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止吐
友情链接
银川女性网